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投资收藏品返利高?您要警惕非法集资陷阱

原标题:投资收藏品返利威德观音高?您要警惕非法集资陷阱 “纪念币、纪念邮票,升值潜力大,投资返利高…金刚经…”这样的宣传背后,可能存在非法集资陷阱。近期,一些打着收藏品投资旗号的非法集资活动相继被曝光,不法分子多以高额返利为诱饵从事非法集资活动,市处非办提醒市民对此应谨慎辨别。  “纪念币、纪念邮票,升值潜力大,投资返利高……”这样的宣传背后,可能存在非法集资陷阱。近期,一些打着收藏品投资旗号的非法集资活动相继被曝光,延命观音不法分子多以高额返利为诱饵从事非法集资活动,市处非办提醒市民对此应谨慎辨别。 ●案例 唐某是安徽省阜阳市某商贸公司的负责人,由于经营不善,公司连年亏损。2018年,在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下,唐某通过向社会不特定人员打电话推介,发放传单、礼品券等形式,向社会公开进行宣传,宣称可投资邮票、纪念币获得高额利润。唐某以公司名义岩户观音与投资人签订合同,根据客户的投资金额定期返还年利率20%至30%不等的高额回报,合同期满后返还客户投资本金。 唐某通过自行制作的宣传册,虚构物品价值和升值空间,非法向不特定群众销售纪念币、纪念邮票等收藏品。这些“收藏品”其实进价只有几十元到几百元,给投资人的报价却翻了至少十倍。 截至案发,唐某向90多位投资者非法吸收资金5能静观音00多万元,其中大部分资金被唐某用于个人消费。阜阳市颍州区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唐某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50万元。 ●解析 法院审理认为,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不以销售商品为主要目的,以许诺高额利息等方式实施非法集资,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 市处非办工作人员表示,近年阿耨观音,随着非法集资呈现多样化态势,打着收藏品投资旗号的非法集资活动并不鲜见,其典型特点是以毫无价值或价格低廉的纪念阿摩提观音币、纪念钞、邮票等所谓的“收藏品”为工具,声称其有巨大升值空间,并以定期高额返利、到期返还本金等为诱饵,引诱群众购买。由于这种销售模式高度依赖于资金链的健康状况,所以极易因资金链断裂或诈骗目标实现而产生“跑路”风险。 ●提琉璃观音醒 如何辨别此类非法集资陷阱?市处非办提醒市民,因收藏品范围较广,品类丰富并具有一定的专业金刚经性,投资者在购买前应注意了解所购收藏品的相关信息,具备识别真伪的能力。此外,在购买前既要考察有关企业是否合法注册,也要分析其承诺的高额回报是否合理,不要被高收益迷惑,做到不盲目投资、不跟风投资,以免上当受骗。(记者戚帅华)













四相       
三衣       
地藏经       
偈语       
精舍       
五逆罪       
弗沙尊者       
宗喀巴       
月称菩萨       
普门品       
恶口       
斋僧       
僧官       
见惑       
忏法       
灭谛       
地藏经       
十诵律       
摄众心尊者       
达摩       
原标题:究竟是耿直还是“胸无点墨”?盘点那些明星们“祸从口出”的瞬间 5月23日,综艺节目《巧手神探》播出后,袁姗姗因为在节目中的一句话引起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 在这一期节目中,节目组安排嘉宾们一起观看一件经过专家修复的来自汉代的文物。 在得知文物的年岁后,谭卓吓得直呼:“我还是别碰它了。”  但是与谭卓对于文物的小心翼翼不同,袁姗姗却是迫不及待地伸出来自己的手,而此时专家特地提醒她正确拿取文物的做法应该是拿着顶或底,另一端要托着,以防此前修复好的裂痕再次断裂佛堂。  但在专家说明了正确的拿取方式后,袁姗姗却仿若未闻,依然没有改变自己拿文物的姿势。 这边动手的袁姗姗气定神闲,却吓坏了旁观的杜海涛和周正南。 杜海涛一边不断提醒袁姗姗:小心它会从中间断掉!另一边更供佛是伸出了双手,恨不得帮袁姗姗托着手中的文物。  但是听到杜海涛的提醒,袁姗姗的第一个反应并不是更小心地对待文物,而是开始寻找裂痕,随后兴奋地向baby展示断裂的痕迹。与袁姗姗一脸兴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baby皱眉受戒凝视古物上的伤痕。  而此时旁边的周正南也忍不住对袁姗姗:你别掐它,等会儿又掐断了。  结果袁姗姗依旧一手掐着文物,一手指着专家说:“没事,他可以再修复。” 此话一出,顿时让在场嘉宾哭笑不得,只能打圆场:“这么耿直的吗?”  而节目播出后,袁姗姗的举动迅速引起网友的讨伐,大家一致觉得袁姗姗为了营造自己耿直傻大妞的人设,面对文物也毫无敬畏之心,甚至不尊重修复人员的劳动成果。 这个话题迅速发酵,最终登上了热搜,而袁姗姗团队直到此时才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上热搜后,袁姗姗发微博为自己的言论道歉,但是这种道歉显然无济于事,她已经引起了大众的愤怒。  甚至有网友呛声:“你糊了也可以修复吗?”  一句看似无心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好不容易才凭借马甲线从被喊“从娱乐圈滚出去”死里逃生的袁姗姗却因为一张嘴把自己再次凉凉。  而因为祸从口出上热搜的,还不止袁姗姗一人,和她前后脚上热搜的,还有声入人心男团的成员仝卓。  5月22日,仝卓在进行网络直播时,回忆了自己读书时的辛酸岁月,但是聊着聊着,却意外自爆了一段自己违法违纪的行为。  原来当年仝卓心里一直有一所非考上不可的大学,为此甚至不惜复读,但是那所理想中的大学只招收应届毕业生,于是仝卓称自己“通过一些手段”将往届生身份改为了应届生。  此言一出,网友们顿时一片哗然,因为仝卓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违法犯罪,违反了教育公平的原则。 第二天,仝卓立马再一次开直播解释此事,还说自己的言论只是习惯性跑火车,会被大家议论只是因为有人要“搞他法眼”,甚至大打悲情牌,直播还带着哭腔。  一连曝出的两起事件,让人不得不思考:明星们频频说错话的背后,究竟是因为口无遮拦还是因为胸无点墨? 其实这种让人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的事情并非第一次发生。 2005年,法器李玟在节目中听到了一首叫《满江红》的歌,这首歌的歌词正是引用了岳飞的原词,李玟完后觉得回味无穷,遂问身边人:“我很喜欢《满江红》这首歌的歌词,是谁写的?”在得知作词是岳飞后,李玟立马有了伯乐情怀,继续问道:“岳飞是谁普门品,我要请他给我写歌词。”  虽然李玟闹了个大笑话,但是考虑到她从小在国外长大,还算情有可原,但是以下的这些明星们闹出的文化笑话却让人笑不出来。 2003年,杨丞琳在某综艺中听到吴宗宪说死难同胞数目为40万后脱口而出:“哇,才40万啊!”而当被问到抗日战争打了多少年后,她先说不知道,得知是8年后,再次惊叹:“才8年而已哦!”  随后杨丞琳解释自己并不是幸灾乐祸,只是因为自己对这段历史不了解,总觉得数据应该更庞大,所以才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但是这样的解释大家并不买账,原本仕途一片大好的杨丞琳也遭到了大陆网友的自愿封杀,多年来在大陆的事业始终没有起色。  以上这样的大型翻车现场或许不多见,但是娱乐圈里小型的文化翻车现场却比比皆是。 吴克群曾经把“尴尬”唱成了“监介”;张含韵在节目里想说“憧憬未来”结果说成了“撞憬未来”;李湘在演讲时把“棘手”读成了“辣手”;伊能静在朗读《念奴娇·赤壁怀古》时把“羽扇纶巾”读成了“羽扇轮巾”;杨幂在写“金榜题名”时把“题”字写成了“提”……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让人对明星们的文化水平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其实,有关明星们该不该提高文化水平的讨论由来已久,公众对于某些艺人文化水平低的不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艺人们也都清楚地知俗谛道文化水平是自己的短板,所以也有不少艺人企图遮羞。 最出名的例子就是喜欢在微博上发表各种“高端言论”的靳东,而他这一套知识分子的人设也的确很吃香,直到他捏造了“诺贝尔数学奖”这个莫须有的奖项才从神信愿行坛跌落。  当然并非所有明星都如靳东般用力过猛,例如鞠婧祎和宋祖儿就聪明得多,他们会在机场通道里拿本崭新的书来武装自己,显得很有文化的样子。   其实大众对于明星光有好看的外表却脑中无货的担忧不足为奇,因为不戒体少追星族的确是有样学样。 此前《知否》播出时,就有人批判歌词中李清照的那段词辞藻堆砌,狗屁不通,甚至说不如喊麦,评价令人咋舌。  而就在5月中,同样有人说李商隐抄袭了霹雳布偶戏里的《夜雨寄北》,还说李商隐碰瓷。  甚至有念佛禅人在听了《明月几时有》之后对苏轼颇为赏识,还说他可以比肩林夕、方文山,估计如果后者听到会瑟瑟发抖吧。  正是因为从艺人本身到部分追星群体总是时不时地闹出类似的笑话,导致很多家长不放心让自己的孩子去追星,认为这个行业就是一个只追求外在而不注重自我修养的圈子,觉得自家的孩子会因此受影响。  从艺人到粉丝所体现出来的娱乐至上以及无知,让整个娱乐圈给人一种金玉其外却败絮其中之感。 改变这种状态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却是刻不容缓的事,希望艺人们在工作之余除了声色犬马也能好好的充实自己,做更好的榜样。 而粉丝们在追星的同时,也要先过好自己的生活,该学习学习,该充电充电,不要让娱乐圈成为一个徒有其表的存在。
原标题:匪我思存半夜被剧粉吵醒,她发文说:欧巴桑要放下手机昏睡过去了  匪我思存半夜被剧粉吵醒,原来是“陈芊芊”惹的祸 先要在此说明下,“匪我思存”是一个作家、编剧的名字。搞笑爱情剧《传闻中的陈芊芊》已经于5月18日开始播出了,这部被称之“甜爱剧”早已引起网友们的关注。但有时候过度关注也未必是件好事,昨肉身菩萨晚(5月21日),该剧仅播出两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热议在社交网络的传播开来,也让“匪我思存”一夜成名。  上图:《传闻中的陈芊芊》由赵露思、丁禹兮领衔主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传闻中的陈芊芊》开播后,有不少热心营销号发现一个“新大陆”,原来该剧的总策划之一(另一位王娟)匪我思存是创作过《千山暮雪》、《东宫》、《寂寞空庭春欲晚》与《迷雾围城》等作品的畅销小说作家匪我思存阿若憍陈如。于是,有些营销号感到不安起来,因为匪我思存的作品素来擅长煽情也就是走“虐恋”画风,难道正在播出的《传闻中的陈芊芊》就是一部“虐恋”剧?有了这个想法的剧粉们不淡定了,便紧急开始在微博cue匪我思存。  上图佛眼佛母:作家、编剧匪我思存 那么,这些营销号又为何有这种“担心”呢?这又要缘于此前就匪我思存在几天前发了一微博了。匪我思存在今年1月18日曾发过一条微博:“我们做了一个十分欢脱的剧大宝法王,中间埋了一条隐藏很深的线。我跟同事说我都能想象到时候这条线被翻出来后观众顿悟的弹幕了。一定满屏幕全是观众刷的:匪后妈永远都是匪绿度母后妈!”而事实上,匪我思存这条微博与正在播出的《传闻中的陈芊芊》普门品没有一点儿关联。  半夜被“陈芊芊”剧粉吵醒后,匪我思存无奈之下,当晚本已入睡的匪我思存只好起床发微博辟谣:“半夜被叫醒辟谣,谢谢各位网友的关心,这条微博里面提到的剧还没开机。再次感谢大家。晚安。”但她又觉得自己还应该多写几句才能睡得安稳,于是她接着又单独发了般若佛母一条微博:“作为一个晚上十点就要睡觉的人,真的太困了,眼皮有千钧重。年轻人你们继续狂欢吧,欧巴桑要放下手机昏慈母佛睡过去了。”  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的,守全是《传闻中的陈芊芊》的剧粉“想多了”,因为匪我思存此前发的那条微博里面提到的剧还没开机,当然就不是在诠释《传闻中的陈芊芊》。虽然是闹了场乌龙,但一觉睡醒后,匪我思存还是被成批的营销号和网友评论抬上了热搜榜。对此,匪我思存直接喊话:“营销公司的各位朋友,我也知道你们接项目要恰饭,但是大家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比较好吧。求放过普贤王如来!” 所以笔者说,我们最好不要去过度关注剧情之外的东西,免得心累!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