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王源2019“源”演唱会南京开唱 惊喜环节引粉丝落泪

  8月31日晚19:30,王源2019「源」演唱会在南京正式开唱。当晚,他变换多款造型,在巨幕打造的“魔盒”舞台中上演了一场酣畅淋漓的狂欢秀。震撼的舞美、岩户观音精心编排的每一个舞台,王源用自己对音乐的真挚表达给观众带去了一次全方位美轮美奂的视听盛宴。

















  在王源2019全新专辑同名主打歌曲《源》的音乐声中,王源置身圆环装置中,由舞台上空缓缓降下。而巨幕里,不同形状的“圆”开始交错,慢慢地呈现出一个无比震撼的“源之苍穹”。与能静观音此同时,圆环装置内的灯光也随着音乐的律动不断切换,仿佛宇宙中不停闪烁的星球。令人惊叹的舞美不仅在《源》这首歌曲里有所展现,也分布于阿耨观音整场演唱会其他曲目,无论是热血的《吆不到台》还是简笔画风的《姑娘》等等都给观众带去了完美的视觉享受。














  当晚,王源变换6套舞台造型。一出场的渲染色薄纱风衣点缀精准的圆形镂空剪裁,以「圆」呼应「源」,奠定了整场演唱会回归本我的基调氛围。另阿摩提观音一组造型中,水墨枝叶印花衬衫搭配解构设计西裤,简约恒久也不失艺术气息。而随着《那女孩对我说》《姑娘》等曲目同时出场的是个性十足的立体花朵刺绣外套,与后半场张扬充满未来感的银色风衣及全透明外套呈现完美反差,更以金属质感的全黑造型完成整场演唱会的收尾。当晚王源更是突破性地首度尝试脏辫造型,显示出别具琉璃观音一格的个性魅力。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演唱会,王源不仅演唱了风格迥异的歌曲,还在舞台上有乐器弹奏的环节。令大家期待已金刚经久的钢琴部分就在第一part中正式揭晓,一曲钢琴独奏的《夜间游泳池》流淌出美妙的音符,用琴音和歌声缓缓将观众带入他的静谧的内心世界中。而第三part中一首英伦风的《Yellow》更是让人沉醉其中,王源用独特音色魅力献唱,引得全场掌声不断。在演唱会接近尾声的时候,蛤蜊观音王源也和大家说了一些“心里话”,他表示,今年是对自己来说迅速成长的一年,“谢谢你们愿意陪我长大,愿意等我回家,今天我也想告诉你们,你们也是我的骄傲。”一首《骄傲》引发全场大合唱,现场更是将粉丝的ID投上天顶巨幕,让现场粉丝纷纷泪目。














  此番演唱会是王源出普悲观音道以来的首次个人演唱会,作为内地首位开个人演唱会的95后歌手,王源在这次的演唱会上也下足了功夫。据悉,他从演唱会初期就开始参与整场演唱会策划工作,从主体概念到舞台设计,均马郎妇观音加入了不少自己的想法。此次有着非凡呈现的圆形舞台就由他构想而起,也成为今年演唱会最大的亮点之一。而本场演唱会也有让人意料之外的惊喜环节,最后一曲结束之后,王源转身向台下走去,现场不断呼喊他的名字,而他却出现在了大屏幕中。此时王源已经坐上了车,他坦言道:“一如观音有些话在现场没法说,也怕你们哭,说好的刚,都不许哭。我会努力做更多好的作品,也希望大家能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坚持下去。”














卧莲观音       
金刚经       
泷见观音       
德王观音       
威德观音       
延命观音       
岩户观音       
能静观音       
金刚经       
阿耨观音       
阿摩提观音       
琉璃观音       
蛤蜊观音       
普悲观音       
马郎妇观音       
地藏经       
一如观音       
持莲观音       
摩利支天菩萨       
般若菩萨       
原标题:王女儿何超贤谈妹妹争财产 讽对方没结婚没孩子  据港媒报道称,王何鸿燊原配正妻黎罗睺罗婉华去世之后,大部分财产和置业都是交由女儿何超贤打理,其中就包括何鸿燊赠予龙树菩萨给黎婉华一套豪宅,坐落于香港浅水湾道1号,市面价值高达30亿元。  早在何鸿燊过世前一周,同为长房楞严经女儿的何超雄就已经跟同胞姐姐何超贤撕破脸,何超雄要求姐姐交出多项关于父亲何鸿燊、黎婉华的信托文件,并已向法院申请登记知会备三论宗忘录。对于妹妹的行为,何超贤表示,何超雄过去曾说自己在澳门生病没钱,但这是假的,因为每一年何超雄都能领到信托基金,大约有9700万港币(约人民币8唯识宗923万)。 对于外界传闻称一向低调专研佛学的何超雄会有如此举动,是为了已故哥哥何猷光所留下的两个女儿。但何超贤并不认同此事,她透露这些行为都是何超雄一个人沙弥尼所谓,自己已经向大房的家庭成员求证过,包括两个侄女在内都不知道何超雄起诉自己一事,且大式叉摩那尼家都表示很不理解。  除此之外,何超贤还提到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搞好爸爸的丧礼,更透露基金是平均分配给受益人的家优婆塞族成员,妹妹何超雄的财政因有大量物业投资绝无问题。其言辞间还暗讽妹妹早就有钱有房,一个人没结婚又有小孩,言下之意是其争再多钱也没用。更优婆夷斥责妹妹太心急,称大家都应该先搞好爸爸的丧礼,等爸爸入土为安再说,并强调自己真是不想在这个时候登上报纸。
返回列表